不顺水

为了寿比南山使度过的每天都像过年一样开心

*利笠真他娘好吃我泪流满面
*胜出搞不动了,心好累
*我爱火神

【乙女】谁不想·嫖·火神

1.

是走到哪里都很显眼的少年,高的给人老虎一般的压迫感。

暗红色的头发仿佛有烫人的热度一般,在前额留下细密的阴影,微蹙起的锋利眉毛下是暗色的眼眸,迸发着熊熊燃烧的烈火。

只消一眼便能看出,是极具攻击性的年轻野兽。

正是锋芒锐利的年纪,仅仅是两手空空走在街上,也能把路人吓得自发为其分出一条星光大道,若是被那猩红色的瞳仁瞥上一眼,差不多要两股战战,惊得肝胆碎裂,倒撞于马下。此人之面相凶恶也。

更不用说他此刻正提着一把青龙偃菜刀,阴着那张凶狠的脸,向我步步逼近。

我是真的吓得要尿了,要不是他还围了一条小老虎围裙的话。

2.

而且我们关系非同一般。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尊煞神是我的青梅竹马火神大我,除了“我的青梅竹马”,剩下都是真的,因为我怕不够熟以至于显得太突兀,索性先这样设定好了。反正我因为宇宙中所有扯淡的不可抗因素,被迫与一名帅裂苍穹的单身男子高中生同居,并在成功炸掉厨房后受到了生命威胁。

好吧,我就是在想尽一切办法引起他的注意。

是好是坏我都不管。只要他能从那该死的篮球上分一点心给我,就已经好的不得了了。况且他现在因为和黑皮野人较劲过度,有伤在身,我不过是想趁虚而入,以我的柔情蜜意抓住他的胃罢了。

只是没想到他胃有点大。而且目前来看,我似乎并没有这个本事。

3.

况且我父母双忙,没哥没房,只能以无耻姿态天可怜见的寄生在火神氏的屋檐下,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享受着一日三大餐和五星级住宿条件,简直苦不堪言。而火神的大恩大德我简直无以为报,他是个完全不需要任何女性生物就能独活的高中生奇行种,没什么是打篮球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打完再去M记吃一顿。

想勾引他简直比登天还难。

前不久阿列克斯为了逗他玩儿,祭出一招屡试不爽的Extreme Sexy Temptation,此人竟将衣服砸在人家身上。这简直不是直男,而是令人发指的不举直男。当然,换做我也是很难对年长将近二十岁怪人阿姨勃起的。

不过侧面印证了肤浅之美色对他没什么诱惑力。

可怜啊,我!

得天独厚的混血优势+之毫不懈怠的肌肉训练,简直使我称得上是天使脸蛋魔鬼身材,虽然有点十万个冷笑话的感觉。

4.

但火神还是很怜香惜玉的。
比如说,就算我炸掉厨房他也只是拎着菜刀恐吓再也不给我的那份咖喱加辣,或者是去M记和他的水蓝色倩影来个甜蜜蜜的巧遇约会而不给我带炸鸡块回来,诸如此类生死攸关又无关痛痒之鸡毛蒜皮。
总好比把我做成汉堡肉,尤其我这种看起来肥瘦相间的无公害高品质鲜肉,在老虎旁边一定很危险。

我倒是不介意。毕竟这样时时刻刻散发着无意识荷尔蒙的超凶大男孩真的很有魅力。单单只是这样靠近我一点,男性强者的威压就让我根本无力挣扎,为了种族繁衍强行进化出的臣服欲可以直接让我的膝盖一软,拜倒在他的篮球裤下予取予求,不战而屈己之兵。

……

拜托,当然啦!我没有很夸张很恶心诶!

他要想对我做些什么难道我能反抗得过吗?!啊?男女差距暂且不提,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165弱女子,难道还能蹦起来猛烈击打190壮汉的膝盖吗?打坏了怎么办?男人膝上有黄金,有一个木吉前辈警示读者就够了,他要是受伤打不了篮球我不要哭死啊?

那可是姐姐我放在心尖尖儿上疼的天使大宝贝儿!

……

可是,
可是要怎么继续进展啊。

主动出击肯定会把这只纯情大猫吓得魂飞魄散,那么除了下药这种龌龊事就实在没什么办法了,可这又会使我善良的女神形象崩塌,搞不好的话,事后眼里高光一消就地黑化把我扫地出门怎么办?

5.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6.

我以性命相逼让亲妈Kamisama加了“交往前提”这个听起来就丧心病狂又不切实际的标签。kamisama向我担保,等我再次睁眼的时候,世界将大有不同。

于是我幸福地闭上了眼,在火神毫无绅士风度地威胁我咖喱不做辣了的时候,幸福地闭上了眼。

……

再次睁眼看这个世界时,只有火神拧着眉头用一种笨蛋看傻瓜的神情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

QAQ!

乙女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难道他不应该抱抱我亲亲我然后温柔的说“没关系宝贝儿再炸几个厨房我都愿意”然后再在我耳边倾诉一百遍他的爱语吗?

骗人QAQ!

火神菌看起来很无奈地扶着额头叹了口气,还自捋了两把我肖想已久的红毛,丢下一句“我有病啊”,然后调头收拾厨房去了。

任凭我如何在心里嘤嘤狂吠也无济于事,只好跟上去看看有什么扔垃圾之类的活能做。

……

7.

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看着高高大大的男孩老老实实蹲在地上收拾我的烂摊子的时候我的心还是痛了!

嘤嘤嘤,我真是个大坏蛋!打死我自己!

好想为火神君分担一些嘤。可是想到自己才是罪魁祸首而且99%会帮倒忙,加之老虎时不时投来的警告意味的余光,我只能坐在地上抱好膝盖,企图通过装无辜来洗脱罪恶。

8.

然后我睡着了……

怎么可能!我是刚烈勇猛才智过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一柄丈八蛇矛舞得虎虎生风的奇女子为什么变成了这种傻白甜?

不怪我,要怪就怪地板太暖和,我在厨房辛苦做炸药又太累,才不小心眯了一会……要不然就是该死的世界设定,因为我已经觉得自己被拎起来了。

9.

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我就知道这种文里女主都是这个下场。

就算被拎起来丢进床里,我都可以安慰自己这是掖被子晚安吻的粉红少女纯爱,可等到高大的身体从上面逼压下来,利齿钉住我的耳朵的时候,我吓得像被叼住喉管一样,抖得都热乎了,仿佛在主动给老虎热菜。

妈呀,我也就嘴上跑火车开黄腔比较在行,没事饥渴地幻想一下也是迫于生理无奈,可我这朵娇嫩又紧致的祖国之花,难道今天真的要失贞了吗?

“火神火神火神火神君?”
“kagamikagamikagamikun?”
我试图疾呼唤醒他的神智,
“我们还没成年呀这样子是不对的哦。”

……

……

装,你接着装!

我后悔了!上我上我上我就是现在!

快,快!请自由地……

初具成年男性的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发出很轻的一声呼气。

……???

我:笑笑笑……笑什么?

麻袋,人设是不是有点乱?
你不是纯情大猫吗?为什么这么淡定啊?

剧本不是让我调戏你么?

TBC.(如果人能不要脸的话……)

评论(3)
热度(22)
©不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