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顺水

为了寿比南山使度过的每天都像过年一样开心

*利笠真他娘好吃我泪流满面
*胜出搞不动了,心好累
*我爱火神

#〔胜出〕 你是不是胖了(上)

*  R18    羊奶贩子

*  雄英二人寝强行同居    我睡了上铺的兄弟

*  派阀助攻     欺负上鸣

*(上话应该没什么鸭,只有扳手)

 

01.


爆豪胜己打赌自己没有刻意去看绿谷。

他只是相对警惕地觉察到绿谷的身材有些不规则变形,从职场体验回来开始。要说确切一些,可能是因为胸肌变得更加发达,平时穿些领口较大的T恤甚至能看到沟。

不过最近绿谷把自己裹得异常严实,密不透风,除非……

刚洗澡出来,眼圈泛红,裸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时,就很不对劲。

 

“人也很不对劲。”

 爆豪抬眼扫了一下食堂另一桌叽叽喳喳的绿谷小团体,准确揪出那个听丽日手舞足蹈说话的雀斑小绿毛,总觉得他比以往更小心翼翼,一边收着肩膀,一边把飞红的脸往饭碗里埋。

好像怕别人注意到一样。


 

一想到绿谷那手忙脚乱比比划划的害怕样子,爆豪心里就没来由一阵烦躁。

 他们被上头强行分到一个宿舍,抗议无效竟然是因为成为英雄需要学会沟通化解矛盾这种狗屁理由。除了同一楼层的人每天都把他们寝室视作定时炸弹外,两个人的相处模式简直糟糕透顶。

不过好在聪明,即便爆豪只是没好气说了两句,绿谷也能理解。一时间相处的还算和平。

可是也不敢多说。

爆豪向来不屑谈论,对别人的事说得上漠视。

绿谷则似乎一直在避免接触下铺的大型易爆炸危险品。

爆豪早就察觉到了,绿谷一直在故意避开他的目光,有时候那个混蛋看到自己也会偏移视线,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近来尤甚。


 

搞他妈的什么。

爆豪越想越上火,啪的一声折断了一根筷子。

于是他最终决定给一边火上浇油喋喋不休的上鸣一个当头爆破。

上鸣倒霉认栽,摩挲着险些破相的俊帅面孔悄悄凑到专心嚼食切岛脸边,挤眉弄眼地询问:

“爆豪最近怎么格外烦躁?难不成欲求不满?”

“谁知道。”切岛瞅了一眼爆豪,咕咚一声咽下嘴里的食物,压低了声音说,“也许是每次点炸猪排饭都要变态辣,如厕有些辛苦吧。”

红发青年做出了合理的推测。

“吵死了!你说什么混账狗屎头?我现在冷静得很!”

“明明一直都在上火。”

上鸣想象了一下切岛假说,面无表情内心惊恐的低头盯着手里咬了一半的汉堡,好像里面拥挤的鱼子酱变成了葡萄。

 

原来爆豪一直都默默背负着这么沉重的东西吗?


 

爆豪的确冷静得很。

虽然烦躁但也没停止思考绿谷这件事。

实战演习后,绿谷和往常一样和饭丽二人说了几句话,另外两人谈笑的时候,绿谷有些不自然的偷偷扯了扯衣领,脸有些红。

爆豪在队伍边缘微侧过身子,把绿谷的小动作收入眼底。

 

“绝对有鬼。”


当他第三次在晚上嗅到上铺传来的香气时,爆豪坚定了内心的想法。那种说不明白的香味很恼人,每天晨起上厕所都能闻到,激得爆豪把水面击打得雷霆震声。

肯定是绿谷搞的鬼,虽然不太像个臭男人该有的,就算是用娘唧唧的奶味沐浴乳的绿谷也不该。

这边想着,爆豪额角跳跃的青筋给出了诚实的反应。

“好想在此地杀个痛快。”

 


分针转了两圈半,已然深夜,爆豪胜己仍旧圆睁双目,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瞪着上面的床板,恨不得直接连人带板全部炸穿。

上面却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小动物在草地里胡乱蹭着毛皮,奇异的使下方凝成实质的杀气愣了一下。

爆豪控制了一下呼吸声,把眼睛眯成缝隙,在削减色彩的黑暗里追踪着那个慌乱爬下短梯的乱发人影。绿谷好像有些过于焦急,他只是回头草草确认了一下爆豪没有醒,就匆匆忙忙蹑手蹑脚地向卫生间走去。

他甚至没穿拖鞋。

而爆豪在绿谷转身的刹那就猛地睁开猩红色的眼睛,盯着绿谷柔软的脚在地板上无声的起落,眉头紧锁。

 

绿谷关好了门,靠在门上松了一口气。他把上衣掀到脖颈处,低头夹住,然后一层一层的绕开紧勒在胸前的绷带。虽然在职场体验受了点伤,但不是这里。

“真糟糕,又透了。”

 


 

02.


绿谷叹了一口气。虽然只是个性事故而已,恢复女郎也说即便存在对人体激素产生不良影响的可能,也会在一个月内消失。但万万没想到会到今天这种羞耻的地步。

绝对不能被发现。

更何况现在还和小胜住在一起,被知道了一定会被狠狠嘲笑的。


 

前几个月派阀男性异常活跃,由熟人到生死之交的转变使他们的兄弟友谊大幅升华,稳步进入了巩固期,顺水推舟就一起在上鸣和切岛的小房间里团伙鉴赏了爱情电影。

其中外带一个被强行塞了安利的绿谷·被发现时用的挡箭牌·出久。等绿谷发现走向逐渐奇怪时車门已经被焊死了,只能红着一张脸哆哆嗦嗦躲在最熟悉的爆豪后面,把自己圈的紧紧的,轮番捂着眼睛和耳朵。爆豪·柳下惠·胜己盘着腿,一手按膝,一手支脸,面无表情的切了一声。

切的七分嘲讽八分不屑。

内心暗爽。


“废物果然就是废物。”爆豪。

“(⊙o⊙)哦,这个好厉害。”切岛。

“相当不错。”濑吕。

“83分。”上鸣。


“怎么啦,绿谷,你怎么这么纯啊?”很杂的上鸣勾着绿谷红透的脖子,试图打趣这个把自己缩成一团的纯情小羊。

“无聊。走了。”

 爆豪单手插兜站起来,顺便一把捞出了陷入魔窟的纯情少男,拽着领子拖到了门口。

 “太晚回来会吵到我睡觉。”爆豪。


 “他害羞了。”切岛。

 “借口好烂。”濑吕。

 “你们两个就靠我吧。(?)”上鸣。


“等……等等,小胜!能不能先放开我,会被人看到的……”

“哈?你说什么?”爆豪别过头,漂亮的下颌线带着暴躁的弧度。

绿谷一下子低下头。

“不是……小胜怎么能面不改色地看那种东西啊?”

爆豪没搭腔,只是松开了手,加快了步伐。

绿谷的求生欲使他闭上了嘴,爬起来乖乖跟在后面。


当然这一夜什么都没发生。


大家睡了个好觉,个别人做了个好梦。


比如爆豪第二天早起多洗了一条裤子。

“该死,做的什么鬼梦。”爆豪恶狠狠的搓着,“废久的脸P上去明明很恶心好吧!”

稍微一回忆,爆豪就忍不住尾巴竖起,手汗流淌。

“可恶!废久!废久!可恶!”



爆豪知道自己这样不对。

讲道理,自己又不是受了点刺激就峰虫上脑饥不择食的葡式上鸣(?),梦遗对象再怎么也不可能是绿谷出久。虽然有可能是这次文明观影绿谷离自己太近了的缘故,但对废久有x冲动这种发现简直像是天方扯淡。

爆豪左思右想也不明白,明明折寺时讨厌得要死甚至那样过分对待,神野之战前更是恨不得每天找机会削那小子一顿。虽然揍完废久很开心,听废久夸夸也偷偷很开心,但这和自己对废久有x幻想有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我靠!老子为什么要想这个?!”


“今天小胜的枕头也被小拳拳锤了胸口。”

绿谷·罪魁祸首·童颜祸水·出久听到下铺响起的枕头闷哼声,无奈的笑了笑。


“小胜很有精神啊。”


“人们总是会伤害自己爱的人。其实这话反着说也成立。”——《搏击俱乐部》






TBC.

对不起,这话没鸭。



评论(8)
热度(129)
©不顺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