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顺水

为了寿比南山使度过的每天都像过年一样开心

*利笠真他娘好吃我泪流满面
*胜出搞不动了,心好累
*我爱火神

#〔胜出〕 你先别脱

* 甜,俗,沙雕,ooc

* 结尾灵车漂移

* 路人轰惨崩人设

微上耳,注意避雷



01.

 

大家都觉得爆豪胜己日益狰狞。

人们都在纷纷谈着,都在私下里纷纷议论。

为了防止爆炸波及无辜群众,A班组建了紧急小队,试图通过调研挽救危机。

 

2个小时后。

 

“我认为轰同学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八百万组长下了定论。


“根据切岛同学提供的‘爆豪在听到绿谷和丽日同学的谈话后就一直在上火’这一资料,怎么看都是因为我吧?我不记得有说过爆豪同学的坏话啊?”丽日一直在担忧自己的人身安全。


“但是小御茶子,可不一定是因为你喔。和小绿谷关系很大,我觉得他们的关系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蛙吹一向对和同发色的人很敏感。


“蛙吹同学说的没错。正是和绿谷有关。”八百万举手赞成。


“是的是的!当时你们正在谈论轰同学新换的衣服吧?绿谷好像说了一句‘轰同学什么风格都可以驾驭呢’,然后爆豪当场就炸掉了对吧?”芦户三奈没有恐惧。


“所以我们要怎么办呢?联系轰同学解决吗?”女式校服。

“赞成。”

“赞成。”

“赞成!”

“赞成!”

 

10分钟后。

 

“爆豪,绿谷,可以和我过来一下吗。”轰走到两人前后位置的中间,无视爆豪实质化的敌意。

 

虽然讶异没费什么口舌,但轰焦冻还是觉得应该找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

“无须担心。”轰想,“凭自己的实力,应该不会被杀。”

轰焦冻绝不牺牲生命,除非出卖组织。

 

“是这样的。听八百万他们说事态很严重,所以我才出面解释一下。”轰没表情。

“少废话!”爆豪没耐心。

“说吧轰君,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如果能帮上忙就太好了。”绿谷没脾气。

 

“是这样的,绿谷。”轰向前迈了一步,“虽然有些冒犯,但还是和你解释清楚比较好。”

 

“有些人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轰动作利落地脱掉两只鞋,“却喜欢穿两只颜色不一样的袜子。”

 

 

02.

 

爆豪屈起一条长腿,靠在床头刷着手机。旁边老老实实躺着的头上缠了两圈绷带的绿谷。屏幕卡在切岛和沙袋的下半身,上鸣和耳郎的黄紫脑袋。

 

这段时间A班的人都过得很充实,捷报不断。比如胶带脸的胶带黏度增加,切岛用硬化的手掌切菜速度提高,上鸣电灯表白成功,脱胎换骨成上鸣电气等。

 

爆豪睨了身边睡的像小动物一样的绿谷一眼。

所以,只有边上这个小废物拥有不断把自己搞进医院的能耐。

爆豪想到这里,更加恨得牙痒痒。

 

上周被阴阳脸刺激的想和废久来个高中生应有的浪漫约会,虽然说是狗屎提议,但还是好好做了攻略。自己抓了两个小时的发型,换了两百多件衣服,还没等见到废久,就被一个电话叫到医院去走秀。

 

绿谷少年英勇救下险些被车撞飞的小女孩,自己却蠢到脑袋撞树。

 

而当得知绿谷是因为不想弄脏身上的欧尔麦特限量版T恤才会磕的头破血流时,爆豪胜己恨不得直接让他尝尝爆米花的人生。

 

所以绿谷一醒就被爆头臭骂,还被恶狠狠打了屁股。

“你的脑袋和一块破布哪个重要?啊?你的脑子是不是只有松子那么大?”

 

绿谷屁股火辣辣,又热又痛又麻,不敢揉也不敢求饶。

“不是破布……”绿谷嘟囔。

“不准顶嘴!”爆豪暴怒。

 

“是小胜送我的,不是破布。”绿谷理不直也气壮。

爆豪停住了火云掌。

啊,好像忘了,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

 

“我想穿小胜送的衣服和小胜约会……只是不想小胜的衣服被弄脏而已。”

“……”

 

半天没动静。

绿谷以为爆豪消气了,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去瞧他的表情。

下一刻巴掌狂风暴雨落了下来。

“你还知道?”

接下来的几天绿谷躺在床上都很痛苦。

然而爆豪一点也不觉得愧疚。

 

现在开始良心追回。

爆豪正思索当时下手是不是重了一点。引子阿姨去出差,绿谷的监护人只有欧x和学校老师,也不知道他们在病房外听着里面的一片叫骂和鼓掌是何感想。

爆豪陷入对往事的沉思。没注意到被子下面一大团不明生物正向他靠近。

一条腿缠了上来。

爆豪面无表情。

一只温热的爪子抓住了他的衬衣。

爆豪开始狰狞。

一个毛绒绒的绿脑袋一下子从爆豪胸口的被子里钻了出来。

爆豪拼命试图唤醒瘫痪的手机。

 

“小胜。”

——别叫我,你这混蛋。

“小胜!”

——干什么!!我不会理你的!

“小胜,你理理我好不好?”

——你以为我会心软吗?别想这样就糊弄过去!

 

那张圆圆的小脸上出现了心碎的表情。大眼睛甚至迅速积蓄起了泪水。

又来了,又来了。

“我还没和你算账,你倒是先来惹我,嗯?”

爆豪凶狠的掐着绿谷的白生生的小脸蛋,力道大的连指头都陷了进去。

“疼疼疼,小胜,很痛,轻一点啊。”

“就是让你疼!”好软。

 

“小胜不是都教训过我了吗?”绿谷不知死活地叫道,“我屁股都被打肿了!”

“当时欧尔麦特和相泽老师还在外面没走呢!”绿谷控诉。

“我不管,反正都打过了!我现在只想要小胜抱抱。”绿谷撒娇。

 

爆豪叹了一口气,把面前这个胡搅蛮缠的小混蛋圈进怀里。

真是不要脸。

我能拿你怎么办,已经没办法了啊。

我果然还是对废久…

 

爆豪皱了一下眉。

 

肩膀处陡然传来一点湿意。

“你哭什么?”爆豪一愣,急忙按着绿谷的肩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绿谷在抽泣。

他哭得那么小声,单单只流下很细的两行泪。

 

“没什么。”绿谷抬头对爆豪笑了笑,“没什么,小胜。”

只是有点不太习惯。

“屁股太痛了。”

从开始就像做梦一样,因为太美好而不真实,连笑都小心翼翼,生怕过于用力,梦就醒了。

“小胜你下手可真黑。”

你居然会这样在乎我,真是不可思议。

 

你一丝一毫的感情越来越折磨我,我如此幸福,如此满足。

 

——「私死んでもいいわ」①

 

 

①二叶亭四迷将英文”I love you”翻译为「私死んでもいいわ」,“我愿意去死/我死而无憾”。





TBC...

可以接着 空气爬行 看,方便催吐


“我眼前的这个鸡腿儿究竟是真实存在的鸡腿还是我构想出来的鸡腿?

我眼前这个可怕的热度究竟是大脑为了让我谦虚臆想出来的热度还是冰冷的现实?”(知乎)


你是明白我的吧。

求大爷们拔*留情按一下上下方按钮

今天滕迅老板远亲生日,每按一下就会有1块钱打到底层劳改人民手中




评论
热度(64)
©不顺水 | Powered by LOFTER